当我还在睡梦中时,突然发现有人压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来,阿庆!让姐姐再试看看…」表姐的声音再次的唤醒了我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握我软趴趴的yīn茎,用她性感滑嫩的小手慢慢抚弄着我的小宝贝,我则静静的躺在床上让她弄!

    她先是拨开了我的包皮,慢慢用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的guī头,我觉得有些麻麻的,但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,她开始将我依然萎缩的yīn茎含入她的小嘴里,她有双相当诱人的性感红唇,我一向以来就对她的双唇充满了幻想。先头一回,我可是在半醒之间乱干了一场。现在可已是完完全全的清醒了。

    她温柔的含着我的yīn茎,表姐口交的技巧相当熟练,只见她修长的秀发,在我跨下不停飘动,该说是有些淫糜的气氛吧!

    突然间,我发现有下身有些微热,一种很熟悉的感觉。我用手撑起上半身面对着表姐,这时才看清她的身体。表姐肌肤白晰细致,身上这时穿了一件薄得不能再透明的丝质睡衣,一对丰满尖挺的美乳清楚可见,上边两颗粉红色的乳头,真的让人想吸个饱,看着下边浓密的阴毛,似乎显示表姐旺盛的欲望。

    说真的,虽说是有些反应,但其实我那儿还是半软的状态,大概是我年龄还太轻,数小时前又连续泄了两次!唉,别在想这么多了,就顺其自然的享受表姐的玩弄及吸含。

    表姐依然契而不舍的含弄,但似乎只能到这地步了,她含了将近十多分钟,我瞧出她已经相当失望了,我心中有些不忍,便说道︰「姐,还是换我来慰怃你吧!」

    表姐依依不舍地吐出我的yīn茎,红着脸点点头。我开始隔着丝质睡衣搓揉她的乳房,丝质的触感摩擦着她敏感的乳头,双唇吐出愉悦的哼声,虽然我还是个小男孩,但已曾跟其它的姐姐和阿姨们练习过十数次了,已经知道取悦女人的方法。

    我的嘴也没闲着,吻着她丝质睡衣下另一边的乳房,我轻轻的用唇含着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红色乳头,有时淘气的用力含紧,有时含住乳头往上拉,这些小小的粗暴动作令表姐呻吟连连︰「喔…嗯…嗯嗯…」

    我手顺着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浓密的阴毛,再慢慢往下移动,表姐微热的花蕊已经湿漉漉的。我开始隔着睡衣用手指抚弄她湿润的花蕊,她颤了一下,美目紧闭,口中不时发出欢愉的赞叹声︰「嗯嗯…好…啊…对…对了…就…就是那儿…啊啊…」

    这时我看表姐已经相当兴奋,就将透明丝质睡衣往上拉,拉到她的乳房处。我像是好奇的孩子般,把眼光停留在她下部,仔细欣赏她浓密草丛里有着玫瑰色的湿润花蕊,其后便以食指与中指交换地缓缓抽chā那两唇之间的滑道。

    「哎呀,阿庆弟弟…别死命玩弄着人家那儿嘛…好难为情啊!」

    「姐啊!你别害羞啦!这可是你自己主动诱引我的。看啊!你那儿已经湿透透了,把我的床单湿一大片,反应好大啊!」

    【反应好大】这句话,像是秘密指令般,表姐一听就不再说什么了!

    我开始用舌头舔着她的大阴唇,慢慢往小阴唇进攻,而手指也慢慢搓揉她花蕊顶端的小阴蒂,她呼吸越显急促,口中不断呻吟︰「啊…阿庆…啊…好…好爽啊…啊…啊…」

    我手指开始往她的蜜穴进攻,虽然表姐也已经有过性经验,但她的蜜穴仍是相当窄小。我两根指头伸进去,感觉好像被柔嫩的肉壁夹的好紧,还会一缩一紧的蠕动,想是要将我的手指往里边吸一般。如果我能硬起来的话,真想尝尝进入她湿润蜜穴的滋味!我的嘴开始含住她充血的小嫩豆,舌头则不断舔着她不停分泌的爱液。

    「啊…好啊…太好了,阿庆…我的好弟弟…啊…嗯…嗯…」

    表姐开始淫荡的扭动纤腰,摆动美臀,我更加紧手指抽chā她蜜穴的速度。只见她扭动胴体也越来越激烈,我加快舌头与手指的力道,表姐已经是半疯狂状态了。

    「啊…好弟弟…啊…不行了…啊…真的不行了…喔…喔…好美…啊…要泄了…要泄了…啊…啊…啊啊啊…」表姐突然大声喊叫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在表姐蜜穴里的手指被嫩肉紧紧夹住,她突然身子一僵,昏躺在床上,并深深的急促呼吸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从小就对这位表姐产生过无数性幻想,常想着她自慰。现在好不容易机会来了,我却又已经起不来。不过,不要紧,表姐还会在这儿住上四﹑五天。等休息一阵后,待会儿再多吃一些补品,今晚我一定会再连战她十回合,干得要她跪地求饶…当我还在睡梦中时,突然发现有人压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来,阿庆!让姐姐再试看看…」表姐的声音再次的唤醒了我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握我软趴趴的yīn茎,用她性感滑嫩的小手慢慢抚弄着我的小宝贝,我则静静的躺在床上让她弄!

    她先是拨开了我的包皮,慢慢用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的guī头,我觉得有些麻麻的,但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,她开始将我依然萎缩的yīn茎含入她的小嘴里,她有双相当诱人的性感红唇,我一向以来就对她的双唇充满了幻想。先头一回,我可是在半醒之间乱干了一场。现在可已是完完全全的清醒了。